若能走过江城春,便是人间好时节

「 东风重浩荡,我梦又阑珊 」,身处烟雨朦胧的江南,这儿本是春天最眷顾的地方,而我的梦却穿梭在武汉。
 
走过繁华的大街,栖身在闲适的湖边,耳闻早莺呢喃,衔一枚樱花,探望远去的黄鹤。
 
繁华或者闲适,从来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。

   

江城三月
×
似梦如新
 

三月中旬,樱花总算盼来了最绚烂的日子。

无论你喜爱含苞欲滴、绽放五分,还是独爱展颜七分、倾力奔放,不容否认,燃烧热切的粉粉樱色,一生终该相见一次。

每当这个时节,武大总是人头攒动,青瓦白墙再惹上一抹粉白,清新之余多了一分的楚楚可爱,怎不叫人为其倾倒。

人来人往之间,找不到一丝与樱花独处的缝隙,却被这人群的欣喜感染了,不由得也喜上眉梢。

一阵香气袭来,清丽而不浓烈,总是藏在不经意间,浸透了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。

「 花如樱美,人若武士威 」,雪白的花瓣与碧蓝的天空相映衬,在微风中,时而相簇相拥,时而低声吟唱,时而又窃窃私语,宛若刚踏出闺房的少女。

红窗、老墙、新书、旧人,武大的樱花平添了几丝书香气。武大樱园,初名老斋舍,分八斋,以天地元黄、宇宙洪荒、日月盈昃、辰宿列张为名。

登上被誉为「 樱花城堡 」的老斋舍楼顶平台向下俯瞰,则樱花又如朵朵轻飞的云。

东湖与武大毗邻,樱花的幽香也跟随着脚步而去。 


如洗碧空与青山相接,满眼的郁郁葱葱沉寂下了浮躁的心,忽然闯进一片的粉色,带着这碧空青山一同扎入水中,湖光山色便也相宜了。

时光温润,岁月轻柔,捧一壶樱花酒,泛舟于东湖之上,一篙撑去,便是整个春天。

青山压不倒这一片春色,便随着一湖的水波,轻轻荡漾起来,眼里倒映出晕眩的天空,做着半明半昧的梦。

湖岸曲折,港汊交错,碧波万顷,东湖素有九十九湾之说。一边是青山绿水、一边是楚风古城、一边又是高楼林立。

东湖无言,却将武汉的柔情与繁华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若是谈起武汉的古典之美,便要到黄鹤楼去看看。
 

「 昔人已辞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 」,不知那黄鹤是去往何处,是羽化而登仙,追随了圣人的脚步了吗?
  
岁月不再、古人不见、仙去楼空,唯余天际白云,悠悠千载,平添世事茫茫之慨。

黄鹤楼屹立蛇山之巅,尘埃抵达不到的空间和位置。

人们造访它,需涉花穿树,需攀越一步步向上的石阶,才能抵临这一个安宁的所在,才能俯瞰尘世,将情感高蹈。

檐角高翘,轻巧飞扬,气势恢宏,金碧辉煌,楼阁与情怀相互倚重,催生了多少古今文人。

纵使武汉在斗转星移中变迁无数,唯有那长江水始终如一地流淌着,它是恒久的、不灭的,自然的风雨和人为的炮火都毁灭不了它。

观赏长江的人络绎不绝,江水仿佛一条龙在游动,陆上一条人龙,公路上一条车龙,三龙汇集在一起气势磅礴。

「 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 」,长江大桥的两端如同鹅鼻伸入水中,曲线柔美,蜿蜒多姿。

在夜的庇护衬托下,愈发显得高大雄伟,两座“天梯”直插天宇,傲然挺立,无数钢索在灯光下熠熠放光 。

长江里闪耀的灯光,像五彩的焰火,洒落人间。路上一串串明亮的车灯,如同闪光的长河,奔流不息。江水涌动,波光跳跃,吹来一缕清幽的月色,静坐。

水面上的游船,灯火点点,慢游江中,徐徐而来。夜晚的武汉灿若白昼,变幻的霓虹、闪烁的高楼,万家灯火之中,哪一盏属于你呢?


»»»
   

春潮初平,樱花烂漫
取一瓢长江水,把江岸拍遍
为你繁华,为你宁静
   
- 晚安 -
  
图 文 | 网 络

  
悦 悦 有 礼  /
愿春天如画,你笑靥如花

点击阅读原文购买,沾一点春意~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